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主页 > 白小姐开奖结果生肖 > 正文阅读

甘肃首富坠落:靠独一味发家 身家曾200亿

发表日期:2019-09-10 03:56  作者:admin  浏览:

  2019年8月,随着上市公司西部资源完成换届,以及此前将恒康医疗的全部股票投票权委托给公司高管,曾经坐拥两家上市公司的甘肃首富——阙文彬,正离昔日的荣耀越来越远。

  靠着“独一味”药草起家,阙文彬风风雨雨12年,终于成了甘肃首富,这一当就当了9年。可能连阙文彬自己也没想到,他从辛苦奋斗10多年换来9年荣光、到从富豪榜上消失,再到如今深陷巨债旋涡——英雄的落败,其实早在5年前就已经开始酝酿。

  1963年8月,阙文彬在四川双流出生。据公开信息,阙文彬曾在成都恩威制药担任销售经理,到全国各地“卖药”。

  1996年10月,33岁的阙文彬和妻子一起成立了四川恒康发展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四川恒康”),并担任公司董事长和总裁。这一年,阙文彬赴西藏考察,发现了一种名为“独一味”的草药,有活血祛瘀,消肿止痛的功效。

  据中药材天地网介绍,“独一味”得名于唐朝的文成公主,因其疗效独一特别,又是单味药,文成公主称其曰“独一,单味,好。”到现在为止,独一味还是藏地珍贵的传统中药。

  有着多年医药销售经验的阙文彬在“独一味”上嗅到了商机。1997年4月,阙文彬的四川恒康出资在甘肃注册成立了甘肃独一味药业有限公司(2006年改名为“独一味生物制药股份有限公司”)。终于在2005年10月,独一味软胶囊工业化生产成功。

  凭借地处产品原料地的优势,2006年,阙文彬在甘肃投资建起了一处占地三万亩的独一味草药种植基地,并在国家商务部申请了独一味原产地证书,进一步形成独一味的独家优势地位。公司很快就垄断了独一味的产品市场。

  靠独一味胶囊打头冲锋,10多年,阙文彬终于把独一味生物制药带到了A股市场的大门前。2008年,阙文彬在深交所敲响钟声,独一味生物制药成功上市。

  这一年,除了公司上市,阙文彬还做了另一件大事:2008年12月9日,阙文彬收购了另一家上市公司绵阳高新发展( 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绵阳高新”),将四川恒康旗下的甘肃阳坝铜业有限责任公司100%的股权注入,绵阳高新也更名为“西部资源”。

  至此,阙文彬坐拥两家上市公司,身家超过数十亿,而这也让阙文彬获得登上胡润百富榜的第一张门票。2009年,46岁的阙文彬带着48亿的身家登上胡润百富榜第200位。 从1997年创立独一味药业开始,到第一次登上富豪榜,阙文彬花了12年。

  此后连续9年的时间里,阙文彬一直盘踞着胡润百富榜的一席。2015年,阙文彬身家高达200亿,位列胡润财富榜排行101位。到2017年胡润百富榜中,阙文彬以140亿身价,在同年入榜的6位甘肃富豪中,仍旧排名第一。

  不过,胡润富豪榜显示,2016年和2017年,阙文彬财富分别为160亿和140亿,分别较上一年缩水20%和12.5%。

  2017年恒康医疗归母净利润出现下滑,到2018年,更是大幅度亏损至-14.18亿元,同比暴降799.09%。

  公开资料显示,2013年到2019年,恒康医疗集团先后将四川邛崃福利医院等数10家医院纳入麾下。

  2016年2月1日晚,阙文彬因涉嫌信息披露“违反证券法律法规”,被中国证监会立案稽查。2017年8月11日,阙文彬被中国证监会处罚。

  据证监会公开信息,2013年,阙文彬向蝶彩资产实控人谢风华提出,希望高价减持恒康医疗的股票。谢风华表示可以通过“市值管理”的方式提高恒康医疗“价值”,进而拉升股价,实现阙文彬高价减持“恒康医疗”的目的。

  据证监会披露,7月3日、4日,阙文彬以20元/股的均价减持“恒康医疗”2200万股,其中包括“资产管理计划”约定的2000万股,共获利5162.2万元;7月4日阙文彬以19.91元/股的均价自主减持了200万股。交易结束后,2013年7月5日,阙文彬按照约定支付了蝶彩资产研究顾问费4858万元。

  阙文彬高价减持终于在两年多后引起了证监会的注意。2016年2月1日晚,证监会对阙文彬和谢风华展开立案调查。2016年8月11日,证监会对阙文彬和谢风华分别作出处罚,阙文彬被没收其违法所得304.1万元,并被处以304.1万元罚款。

  据证监会披露,阙文彬与蝶彩资产、谢风华合谋,利用作为上市公司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具有的信息优势,控制恒康医疗密集发布利好信息,人为操纵信息披露的内容和时点,未及时、真实、准确、完整披露对恒康医疗不利的信息,夸大恒康医疗研发能力,选择时点披露恒康医疗已有的重大利好信息,借“市值管理”名义,行操纵股价之实。

  业绩亏损、现金流吃紧,又被证监会处罚,阙文彬终于债台高筑,资产也随之被冻结。

  2018年12月,恒康医疗在回复深交所的问询函公告中披露,阙文彬质押的恒康医疗形成的债务及民生信托的债务,本金合计50亿元。据悉,这一数额还不包括利息及罚息,也不含质押西部资源形成的债务。

  恒康医疗在其2018年年报中称,截至2018年12月31日,阙文彬因债权债务纠纷,其所持有的公司全部股份共计7.94亿股,占公司总股本42.57%,已先后被多家法院冻结或轮候冻结。

  据悉,2019年4月,阙文彬已经将手中全部股份对应的投票权委托给恒康公司现任高管宋丽华和高洪滨。

  对于阙文彬的经历和处境,与其搭档多年的段志平说道:“他做得太大了,扩张太猛了,太自信了”。

  从草药独一味发家致富登上富豪榜,雄踞甘肃首富之位9年,再从富豪榜消失——9年传奇终于告一段落。未来首富能否归来,还要拭目以待。